《小飞象》票房扑街,迪士尼的大IP翻拍策略不灵了

时间:2019-06-28 21:52       来源: 网络整理

  如果你还带着童心,渴望看到在“花栗鼠”鼓励下,因大耳朵被嘲笑的小象“活出自我,奋力翱翔”的话,你可能需要改变一下心态,毕竟“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在喜欢用儿童视角构建对立善恶价值观的鬼才导演蒂姆·波顿调和下,3月底上映的真人版《小飞象》保持原版“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基本构架,又增加了更多的戏剧元素与冲突,更适合“合家欢”。遗憾的是,在北美地区,《小飞象》虽以首映周末4500万美元的票房“飞”上榜首,但远低于6000万美元的预期。业界预计,《小飞象》北美总票房预计在1.45亿美元,要想收回1.7亿美元的成本,还需海外市场发力。但它在备受期待的中国市场表现不尽如人意,上映11天票房累计才1.27亿元,目前排片仅为2.8%。

  已通过收购福克斯等知名制片公司而稳坐好莱坞电影霸主地位的迪士尼,这次是怎么了?

  未能复制“仙境”票房奇迹

  “真人版电影好莱坞并不稀奇,尤其是近些年大量增长。”对好莱坞动画电影颇为熟悉的体集糖影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孙唯露认为,这是投资风险可控的一种方式,芒果tv会员,尤其是对经典动画片进行真人版翻拍是一门“金鹅蛋”生意。

  最早的真人动画电影是由华纳1988年出品的《谁害死了兔子罗杰》,在第61届奥斯卡上斩获四座小金人;到了3D立体时代,《精灵鼠小弟》、《加菲猫》等耳熟能详的漫画也被搬上大银幕。当这些动画角色在大银幕上栩栩如生地跳跃出来时,此类“合家欢”电影成为一股清流。

  1996年,迪士尼推出了并不算经典的《101忠狗》,在游戏软件设计师罗杰、时装设计师安妮塔与101只斑点狗之间发生的喜剧犯罪故事,更符合“老少皆宜”的市场需求;再加之格伦·克洛斯等演员的精彩演艺,获得不俗票房。

  “上世纪50、60年代,因为《睡美人》收益不理想,迪士尼要推出一部低成本的动画片,1961年拍摄的《101忠狗》的制作成本在600万美元左右,但600万美元换来的是30年内四次重映和全球超过1.4亿美元的票房。”同为文化商人的孙唯露认为,这样的“划算买卖”,迪士尼算得还是很清楚。

  1996年后,爱奇艺会员,迪士尼加大了翻拍经典动画的力度,但没能复制真人版《101忠狗》的成功。

  “主要还是技术层面的困扰,华纳制作的《谁害死了兔子罗杰》就有一千多个特技镜头,为让真人和动画形象的银幕效果一致,设计师需借助特殊的技术手段,发明了光、影、色调多层次转换的摄影系统。”聚影汇创始人朱玉卿认为,技术本身就是少数派的革新,谁拥有它们谁就能得天下。

  直到2010年,被称为好莱坞另类天才、以华丽而颓废的哥特风格著称的蒂姆·波顿加入,迪士尼拍摄了《爱丽丝梦游仙境》,并以此拉开了迪士尼翻拍动画的序幕。

  古灵精怪的“剪刀手”蒂姆·波顿不负众望,赋予影片哥特式唯美绚丽的成人童话世界,影片全球票房超过10亿美元。

  由此,迪士尼在翻拍经典的路上一去不复返,收益颇丰。有统计数据显示,电影史上全球票房破10亿美元的电影达到了36部,18部是迪士尼旗下的影片。

  九年之后,当蒂姆·波顿带着《爱丽丝梦游仙境》原班人马再次将“哥特式”融合进《小飞象》时,观众并不买单,目前豆瓣评分6.8。

  以马戏团生活为主线的《小飞象》必然带有蒂姆·波顿的哥特式风格,但有网友认为,这些所谓的“哥特符号”都只能说是“符号”,是轻描淡写、一晃而过的“表象”,“导演在影片中讨论了亲情、战胜自我、人与自然、科技等话题。但亲情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其他的话题则一笔带过,这样很容易让主题显得单薄而勉强,人物个性的表现空间被严重挤压从而难以突出。”

  影片口碑的下降使得该片内地票房成绩仅高于去年上映的《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在9部迪士尼真人版改编电影中位列倒数第二。

  超级巨无霸的隐忧

  《小飞象》遭遇滑铁卢并不能阻挡迪士尼的翻拍之路。

  翻看2019年迪士尼的片单会发现,今年迪士尼将要上映的电影几乎全是IP系列影片后续与老片翻拍,除了《小飞象》外,还有《阿拉丁》、《狮子王》的翻拍,影片后续电影有《复联4》《星球大战9》《沉睡魔咒2》《冰雪奇缘2》《玩具总动员4》等系列电影。

  “11部电影,没有一部是原创剧本。放眼好莱坞六大制片厂,原创剧本也是微乎其微。除了连续两年拿到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绿皮书》和《逃出绝命镇》)的环球,以及派拉蒙每年仍有少量原创电影产出之外,其他几家公司几乎都是系列电影和翻拍为主。”孙唯露对此很担忧,无论市场如何变迁,电影的生命源泉依然是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