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明星总喜欢给自己戴上“人设”的面具?

时间:2019-08-09 17:37       来源: 网络整理

文 | 曾于里,图 | 视觉中国

连日来,翟天临人设崩塌一事在舆论中闹得沸沸扬扬。这当然不是娱乐圈第一回发生人设崩塌之事,当然也不可能是最后一回。想想过去不久的农历2018年,娱乐圈至少有陈翔、胡一天、李小璐、许凯、黄景瑜、六小龄童、吴秀波等人遭遇人设崩塌事故。

铺天盖地都在说人设,但究竟什么是人设?为什么演艺圈人设泛滥?人设背后隐藏的更深层次信息是什么?

为什么明星总喜欢给自己戴上“人设”的面具?

学霸人设不再,演员翟天临陷入“论文危机”。

人设:明星制的后果

人设,腾讯视频会员,即人物设定。这个词最早发源于动漫圈,指的是设计师对角色外表、服装、表情等细节的绘制。随着时间的推移,人设逐渐被推广开来,蔓延至娱乐圈的时候达到了最高发酵值。

娱乐圈的人设,就是对明星的包装。我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演艺圈的本质,就是商品与消费,明星是商品,粉丝则是消费者。如果明星这一商品直接抖露出它的本质——可能是优雅、低调、内敛,但这个概率太低了;更普遍的情况是,商品的本质是懒散、虚伪、龌龊、平庸。试想一下,如果商品直接这样推广到市面上,没有多少粉丝会有购买的欲望。这时,一定要有包装。”

事实上,我上述论断建诸的前提是,明星制。明星制诞生于20世纪初的好莱坞,“明星”一词的发明者卡尔·莱姆尔明确认为:“制造明星是电影工业最基本的事情”,它的特点正是“大规模的工业、商业、金融资本主义的特点”。有学者在此基础上进一步阐释,“明星制就是保障明星持续存在、能够持续制造影响力并不断挖掘明星、让明星不断产生价值的一套经验法则和经济法则。明星制并不是一种单一的演员体制,而是和制片人中心制、类型电影传统、电影评奖体制以及大工业化生产融为一体的”。

简单地说,明星制就是以明星为中心的影视生产体系。明星制背景下,明星是否有个性、有号召力,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一部电影是否卖座,他们除了银幕上的戏剧形象外,银幕外的媒介形象也要经营。明星制诞生后,对明星的包装便形成一条非常完整的产业链。很多明星都有营销团队、公关团队、宣发团队等,他们会根据明星形象、公众需求与市场预期,共同参与明星的“制造”,“明星从来不是个人、天生或者不可避免的结果,而是多方参与者有组织的行动”。

作为一种体系本身,明星制有利有弊,积极地看,它是“工业化的文化生产的产品,是多元、高度组织化投入与行动的结果”,是电影工业化和社会化的重要标志之一。但在电影工业发展进入成熟阶段,明星制就成了掣肘和阻碍,因此进入新世纪之后,影视会员,好莱坞明星制就逐渐衰落,单纯以明星带动票房的路径常常失效。

明星制在1990年代后开始比较广泛地影响中国演艺圈,并在三四年前的“小鲜肉热”“流量热”中达到顶峰,流量明星成为影视制作的中心,直接催生出“脑体倒挂”“为小鲜肉打工”“天价片酬”等怪现象。随着2017、2018年流量明星纷纷失灵,无论是业内还是公众都开始对明星制进行反思。

但总体来说,明星制在国内仍方兴未艾。

为什么明星总喜欢给自己戴上“人设”的面具?

台上台下,明星与粉丝,共同构成了演艺市场的主力。

人设的真真假假

明星制的目的是利润的最大化,明星贩卖人设,为的也是赚取利润。人设能给艺人带来精准的定位,更好地获取资源,并满足粉丝想象与诉求。

从商业角度看,人设无可厚非,我们也不必有道德洁癖,认为明星有人设就是弄虚作假,就像美国著名社会学家戈夫曼在《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一书中说的:“人生就是一出戏,社会是一个大舞台,社会成员作为表演者都渴望自己能够在观众面前塑造能被人接受的形象,所以每一个人都在社会生活的舞台上竭力表演。”现实生活中,我们何尝不是努力在扮演好某个角色?

人设的症结在于,是否“真”。我是一个好人,我想成为一个好人,我“表演”成一个好人,“好人”成为我的人设。这样的逻辑是可被理解的。同样地,如果明星的人设与其性格相契合,人设不过是捕捉明星性格中的某一点,并将其放大,这样的人设是可接受的。

不过,娱乐圈更普遍的情况是,明星的人设都是凭空杜撰出来的,它与明星本人的性格、特质、经历,低价影视会员,甚至没有任何的相关性。这就造成两种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