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县长玩抖音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网红县长玩

时间:2019-10-10 00:16       来源: 网络整理

  在刘建军看来,此次“舆论战”是一次压倒性的胜利,直播和短视频是他反击最有力的武器。

  在“人人都是记者”的新媒体时代,刘建军认为,直播让每个人都“背上了一个移动的卫星电视台”。

  上任多伦县长后,刘建军一直尝试将多伦宣传出去。多伦县境内“山水林田湖草沙”等生态景观丰富,是锡林郭勒草原的浓缩和精华版。然而“好酒也怕巷子深”,如何宣传推介多伦成了一道难题。

  刘建军曾咨询过一些电视台的广告投放,动辄几百万的要价,县财政难以承担。而在北京开专场推介会或者租用广告牌,传统的宣传方式投入大、受众面小且传播效果难以评估。

  此时,有盟里领导建议刘建军尝试用新媒体平台搞宣传。受到启发的刘建军把目光投向了直播。在他看来,腾讯视频会员,相比于传统媒体的高投入,只需一部手机,直播软件的低成本更符合区县宣传的实际。

  今年3月初,刘建军开通了直播号,然而开播之初,“县长不着调,上班时间玩直播”的质疑接踵而至。最让刘建军苦恼的是,直播号里“黑粉”太多,不少外地粉丝最初看他的直播,是好奇他到底是不是县长。

  每天坚持直播,刘建军逐渐积累起粉丝量和人气。他每天的直播内容琐碎但接地气,从突查酒驾到调查学生伙食费,从夜市卫生再到猪肉价格,有摊贩甚至主动要求刘建军在直播时给自家的柴鸡蛋打广告。

  随着粉丝数的增长,刘建军发现自己的直播号成了多伦县的“第二信访局”,民众通过直播号就能找到他。

  刘建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他每天都要花一两个小时回复群众的私信,新的苦恼也随之产生。他发现群众一些诉求,超出了县长的职权范围。他要反复解释,老百姓才明白,县长也不是万能的。

  而针对草地螟的防治,则让刘建军看到了直播带来的治理高效化。

  今年6月,陪同刘建军下乡的多伦农业广播电视学校校长孙亚梅在一处辣椒地里发现了草地螟虫情。孙亚梅随即发出预警,若不采取措施,三天内这些作物将“全军覆没”,这引起了刘建军的重视。他一边让孙亚梅直播宣传防治知识,一边立刻召集有关乡镇长上线关注直播。多伦县也随即发布了草地螟爆发预警,并迅速出台了防治方案。

  草地螟是迁飞性、多食性害虫,可取食200余种植物,主要危害土豆、玉米、甜菜等作物。去年同期,内蒙古发生了38年来最严重的草地螟虫害。孙亚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今年的草地螟虫害防治,相比周边县市,多伦县是最及时、最有效的,这都得益于利用直播所带来的高效率。

  推动政务直播

  9月5日下午,是多伦县卫健委专场直播的日子。背靠蓝色幕墙,第一次面对直播镜头的多伦县卫健委副主任夏振华显得有些局促。夏振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直播前他专门针对网友互动环节做了功课,他尝试着站在普通百姓的角度,去思考他们所关心的医疗卫生问题。

  一场直播结束,夏振华感觉,对于普通网民而言,实用信息比政策的解读更有吸引力。

  从今年8月1日开始,多伦县政府“快手”问政直播间正式开通,27个工作部门主要负责人走进直播间,与网民互动交流。“快手”问政开通一个月以来,粉丝数达4700多人,日均在线观看人数约500人,最高达到2555人。   南方财富网微信号:南方财富网

共5页:

上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