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勇:戊戌政变后 对“六君子”动杀心的不只是慈禧|凤凰网独家

时间:2019-09-11 18:21       来源: 网络整理

两甲子以前,康有为、梁启超等人在光绪皇帝的支持下,改革政府机构,裁撤冗官,任用维新人士;鼓励私人兴办工矿企业;开办新式学堂吸引人才,翻译西方书籍,传播新思想;创办报刊,开放言论;训练新式陆军海军同时规定,科举考试废除八股文,取消多余的衙门和无用的官职。

这场改革从1898年6月11日开始实施,到1898年9月21日慈禧太后等发动戊戌政变,随后,光绪帝被囚,康有为、梁启超分别逃往法国、日本,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被杀,历时103天的变法失败。

今年正好是戊戌变法120周年,凤凰网历史将围绕戊戌变法的前因后果,以及失败原因等一系列问题,专访多名专家学者,下面是凤凰网历史近日专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马勇教授实录。

采访/整理:王诗云

马勇:戊戌政变后 对“六君子”动杀心的不只是慈禧|凤凰网独家

马勇教授

1、康有为、梁启超在戊戌变法有何作用?

凤凰网历史:历来提起“戊戌变法”,康有为、梁启超都被视作主导性人物,他们实际在戊戌变法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和我们的印象中有哪些不一样?

马勇:过去几十年来,学界很大的贡献就是纠正了“康梁叙事”,(编者注:“康梁”即康有为、梁启超,以下通用)。主要纠正了梁启超的《戊戌政变记》,和康有为的自编年谱《我史》。这两本书给我们这几代人的印象是,戊戌变法好像只由他们两人主导。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思想开始不一样了。一方面,把原来加给康有为、梁启超的“帽子”解决了,纠正了原来指责“康梁”是“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说法。另外一方面,在90年代初期,特别是1992年邓小平南巡以后,告别革命,影视代理,走温和的变革,更成为中国政治发展的主基调。在这个过程中,就把“康梁”原来讲的内容越抬越高,因为在近代变革当中,他们是走的是温和的变革路径,指望清政府推动改革,这两方面使他们的地位上升了。老一代史学家,胡绳、冯友兰、范文澜都相信《戊戌政变记》和《我史》,因为当时的基础史料只有这些,不可能绕开,这就是话语强势,康有为、梁启超是当事者,他们确实参加了戊戌变法,又是最早的记录者。

但同时,又引起了研究者的另外一种思考,戊戌变法这么大的政治运动,怎么“康梁”师徒二人就主导了?这样,一些新资料就慢慢出来了。学者们看的档案越来越多,史料出现得越来越多,随着中国经济增长,出版业也有所发达,到了1998年,戊戌变法100周年时,有很多纪念活动,从那之后,我们开始觉得康梁的叙事不对,研究也出现了几个纠偏。

第一,“康梁叙事”可能是很片面的。他们占领了话语强势,是写作者和话语生产者,别人是政治介入者,别人只是做了,没说出来,或者不说。那么就要平衡这一点,去发掘那些“不说”的人的一些问题。另外,“康梁”的做法也有问题,杨天石老师和汤志钧先生同时发现了毕永年的日记,毕永年日记的发现是对1898年戊戌变法的根本性反拨。我们之前讲的戊戌政变,都是指慈禧太后对维新党人的政变,但毕永年是当时在现场的人,他到日本流亡时,在写给日本外务史的信中说,优酷会员,戊戌政变不是清政府对维新派的政变,而是维新派对清政府的政变。

我个人觉得,戊戌变法100周年纪念结束之后,对于它的研究才真正进入到比较纯粹、学理的层面,没有过去100年的那种纠葛了。今天我们再讨论戊戌变法,除了个别非历史学专业的人,借着戊戌讲自己的政治理念,真正历史学研究的戊戌变法,已经非常学术化了。有一份材料说一份话,不带感情因素。但是过去100年,还是感情多于实论,大家总带着一种感情色彩讨论问题。

2、戊戌变法真是因慈禧而失败吗?

凤凰网历史:在过去的叙述当中,有很多关于慈禧太后镇压戊戌变法的结论,将她定义为“保守派”的代表,但变法初期,慈禧似乎还表现出了热情,那么是什么造成了她后期态度上的逆转?戊戌变法真是因慈禧而失败吗?

马勇:这些年我在讨论近代早期工业化的问题,受到蒋廷黻和费正清的启发,蒋廷黻对费正清的《美国与中国》这本书中有一段讨论,他说,如果慈禧太后是一个保守派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理解中国工业化启动的最初半个世纪。1860年,中国的工业化开始启动,半个世纪后就到了1910年。慈禧太后是1860年,咸丰皇帝去世后,开始和恭亲王联合执政的。从1860年到1908年慈禧去世,这48年是中国工业化启动最迅猛的时候。费正清说,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把慈禧太后看成守旧的人,就没有办法理解中国工业化早期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