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11年前大火烧死多名纪委人员 至今猜测纷纭

时间:2019-10-07 22:49       来源: 网络整理

  张建坤说,纪委在此办案应该是历经多时,事发前一天,纪委办案人员已经将办完案件封存,准备次日运走。不料,突发离奇火灾。

  《望东方周刊》记者傅天明、刘伊曼 | 汕头报道

  2000年,汕头迎宾馆发生大火,由于火灾中丧生的两人是正在调查一起严重违法违纪案件的纪委干部,其背景又是汕头“骗税”案的大规模爆发时期,一时间,外界猜测纷纭。

  东南亚及香港媒体接连报道,其中流传最广的信息:有人故意纵火,毁灭证据,这一说法迅速蔓延。

  随即,公安部多名专家飞抵汕头进行火灾原因调查,其后,广东省公安厅给出的结论是,电子保温瓶未关电源所致。

  尽管相关部门曾多次做出解释,官方媒体也出来报道澄清:汕头迎宾馆大火并不涉及“骗税”案件和其他官商,但是,影视代理,时隔多年,关于这场火难的猜测并没有因此停息。

  逃生离奇大火

  2000年7月14日中午,5名男子走进汕头市迎宾馆2号楼。

  其时,这栋寂静的楼房里,除了服务员,几乎看不到其他人。当班服务员在查看5人证件后表示,之前入住的客人可能在第二天退房,此楼恰好有一个3人间,5个人可以分别入住在两间房。

  2号楼看上去略显陈旧,被四周的绿树簇拥在汕头迎宾馆内东侧,当天,楼下停放了一些警车,“给人很有安全感!”时隔10余年,2011年5月25日,汕头迎宾馆大火亲历者张建坤向《望东方周刊》回忆,这是一次普通出差,谁也预料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张被安排3楼靠楼梯的客房。晚上,天气闷热,5人在宵夜后回来,张倒头就睡。

  凌晨3点左右,一股刺鼻烟雾袭来。

  张建坤最早惊醒,拖着同事就往外跑。

  “楼下窗口的大火,一圈一圈地翻滚上来,”张发现,浓烟已经灌入整个走廊,一名30多岁的“陌生男子”从黑烟里冒出来,跟着他们跌跌撞撞地四处乱窜,“三米之内,已经模糊不堪。”

  两分钟后,堵在走廊的几名客人无法找到出路,陌生男子踢开了一扇像似出口的门,但是,房间堆满了清洁用品,是个死角。

  迷糊中,张听到陌生男子用广东方言吼了几句话,随即声音就消失了。

  顷刻,楼道有人大呼救命,有人正在爬窗,有人悬在窗口。

  张从3楼往下看,一片漆黑。

  火焰伴着浓烟团团逼近,几近窒息。张建坤本能地从一扇窗口跃下,重重地砸在水泥地板上,瞬间,不能动弹,疼痛贯注全身。

  他一边挣扎着向失火大楼的反方向爬去,一边竭力呼喊救命。

  同时,旁边也不时有跳楼者发出的惨痛惊叫声和金属爆裂洒落的声响。

  “那一刻,全身痛得无法形容,但求生欲望还支撑着自己不能闭眼。”张说。

  一只手伸了过来,张建坤感觉被人拖动了一下,他刚意识到是一名宾馆女服务员救他时,就松了口气,昏厥过去了。

  次日早上9点,张从昏迷中醒来,才知道经历了生死一幕,“同事中,两人跳楼摔死,一人在楼梯间熏死。从发现火灾到跳楼逃生的整个过程非常短,只有几分钟时间。”

  让张至今仍然感到痛心的是,当晚有两名同事分别掉落在堆满石头的假山和钢制水管上。一根树立的水管直接插入了一名同事的身体。

  至今,张建坤身上的灼伤还无法褪去,每隔一两月,当晚的情形又会在梦里萦绕。

  “还有当晚遇到的‘陌生男子’,他应该就是纪委的办案人员。”张建坤在医院治疗期间得知,纪委调查人员在保护案件资料时,失去了逃生时间。

  中纪委官员遭遇火灾的各种猜测版本

  张建坤躺在病床时,各种传言就不绝于耳。时至今日,在一些会议场所,一些熟人,还习惯将张的“大火经历”在众人面前作为谈资。

  每次议论,对于张来说都是一种伤痛。这些年来,议论最多的还是对火灾原因的各色猜测。

  张根据当晚与服务员的交流回忆,迎宾馆2号楼房应当是专供纪委办案人员的住房,一般不会有其他住户。当天,服务员也是在看到5人均持有机关单位工作证,才同意他们入住。

  张说,纪委在此办案应该是历经多时,事发前一天,纪委办案人员已经将办完案件封存,准备次日运走。不料,突发离奇火灾。

  火灾发生后,迅速被海内外媒体轰炸性报道,各种版本不断更新。

  其中最为典型的说法是,突发的离奇大火,造成5名中纪委官员遇难。在核实死者身份时,发现其中有5人分别是中纪委、广东省公安厅派往汕头查案的成员,他们都住在2号楼房间,均因窒息而死。5人尸体当日运到殡仪馆,由专人守护,等待有关部门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