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温馨提示:各位访客可收藏,防止失联! 换友链请联系站长!

张国强:我不适合演男一号

小编 2022-11-25 14:01:31 娱乐明星 浏览量:5321 0 收藏
你还没开始用?二度导航网推荐使用悠惠淘,淘宝,拼多多,京东 大额优惠券免费领!

送你298元优惠券,点我立即领取 https://tao.earxo.com

现在打开悠惠淘立抢免单,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马冬生与女儿马瑾

张国强在《分界线》中

《士兵突击》中的高连长让人难忘

与张译合作《重生之门》

羊城晚报记者 龚卫锋

因《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我的兄弟叫顺溜》等军旅剧而被观众熟悉的演员张国强,最近出现在江苏卫视播出的刑侦剧《分界线》中。这次,他不再是一身正气的军人,而是误入歧途的抢劫犯马冬生。近日,张国强接受了羊城晚报等媒体的采访,分享了《分界线》的拍摄经过,他表示:“塑造小人物是我的强项。”

生活中处处是马冬生

《分界线》根据作家潘军的原创小说《犯罪嫌疑人》改编而成,并由潘军担任编剧和导演,何冰、张国强领衔主演。剧中,张国强饰演的马冬生是一名45岁的下岗工人,以送桶装水为生。因为女儿马瑾突发怪症,为了帮女儿筹钱治病,无助的马冬生铤而走险抢劫了一家典当行。何冰饰演的刑警于超在审理这起案件时,发现其中还牵涉到贪腐、制毒等重大案件。马冬生以匿名信方式将其中隐情告知于超并最终选择自首。

张国强透露,最初该剧定下他演于超,何冰演马冬生,后来两人调换了角色。张国强说:“这挺好的,不能将角色脸谱化地套用到某个演员身上。生活中,我们很难从长相分辨犯罪者、警察。即便有的人长得歪瓜裂枣,也不代表他一定是坏人,没准他心地特别善良。在艺术创作中,选角一定要抛掉过去的刻板模式,不能用长相区分好人与坏人。”

剧中,马冬生含辛茹苦拉扯女儿长大,但女儿的病让他的生活雪上加霜。张国强分析,马冬生误入歧途的原因之一是父亲对女儿的爱:“生活当中这样的人太多了。他可能做着不起眼的工作,但他扛起了整个家。尤其是马冬生又当爸又当妈,要送水,还要照顾上学的女儿。女儿就是他的精神支柱,为了女儿他愿意做任何事。被逼无奈再加上一些过往的恩怨,他抢劫了典当行。虽然典当行的相关人员也有违法犯罪的行为,但马冬生同样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在张国强看来,马冬生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他有正义感,为于超破案提供了极大帮助,让对方看到案件背后隐藏的腐败问题。犯案之后他也很矛盾,因为顾及女儿的病,想在她参加完高考后再投案自首。”张国强表示,马冬生是一个不容易看透的人:“有些人很实在,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有些人则会把秘密藏在心里,很难打开心扉。马冬生是后者。”

张国强表示,马冬生式的父亲在生活中很常见:“我自己是一个父亲,我也有父亲、叔叔,我把生活中见到的‘父亲’统一起来消化,就塑造了马冬生的形象。这部戏拍完后,我看一些片段时,也会想起我的父亲在世时的样子。”

做演员一定要体验生活

马冬生是一名送水工。镜头中,张国强送水时动作也非常熟练,他总结道:“我经常观察送水工、快递员、外卖小哥的骑车、送货状态。他们为了生活,要快速把东西送到指定地点。所以,我会突出表现发动三轮车、运行三轮车、停车送水这一套动作,让自己的动作尽可能娴熟。”

在镜头前,张国强总是缩着脖子、佝偻身体,他解释:“很多做体力工作的工人,不是扛担子、扛重物时才驼背。当他们老了,平时也会佝偻着身子。”演《分界线》之前,张国强也不忌口:“中年发福感是马冬生需要的体形,所以拍摄时我看起来有些胖。演员就是要从各方面去靠近角色。接下来我有部戏这个月12日开机,最近在为角色减肥,中午、晚上几乎不吃东西,同时加强运动,体重噌噌地往下掉。”

马冬生因爱走向歧途,如何捕捉角色感觉?张国强的方法是看大量的社会新闻案例:“真实生活有种种犯罪案件,其中有普遍的人性。”他强调,观察生活、体验生活是演员必须要做的功课:“做演员一定要体验生活,接触角色的职业。与此同时,演员也要会观察生活,多上街走走,认真观察不同的人,走路的、骑自行车的、开车的,有人开心、疲惫、痛苦……人生百态都是素材。”

一个背影传递出浓浓的爱

《分界线》中有一幕戏获得观众的赞赏。剧中,正在课堂上诵读朱自清名篇《背影》的马瑾突然晕倒被送到医院。从医生处得知女儿要被转到肿瘤科时,马冬生哀求医生,不要让女儿知道病情,佝偻的背影微微抽搐,一转身,看到女儿已听到病情,他随即收敛悲伤,转而安慰女儿……一波三折的情绪变化,将马冬生对女儿的爱有层次地表现出来。谈及这场戏,张国强说:“我真心体会到马冬生的心理变化,通过表演还原。每个演员都会享受这种时刻。”张国强表示,一个背影可以表达浓浓的爱:“小时候,父母拉着我的手,我因为年龄小,看他们的背影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随着年龄渐长,父亲、母亲走在前面的时候,我就会产生复杂的情感,会直观地感受到他们的衰老。同样,我的孩子以后看我的时候,也会有这样的心情。家人的背影,可以让我们感受到岁月的流逝。”

剧中有一场动作戏,也给张国强留下深刻印象。一次,马冬生跟踪伤害女儿的罪犯,跟到地下停车场时跟丢了,此时,罪犯突然用钢索绳勒住马冬生的脖子。“那天拍戏真是磕得浑身伤痕累累。对戏的演员不敢用力,我说你就真勒,如果借位、借力,观众会觉得假。这是演员不负责任的表现,我绝对不允许‘假’,要做就要让观众真揪心。”回忆起那天的拍摄经过,张国强不由感慨岁月不饶人,“我要把武行兄弟从身体后方斜着摔出去,拍了七八遍,最后摔不动了,我把自己都摔地上了,真打不动了,不像从前了。”

扮演刑警于超的何冰是张国强非常喜欢的演员。张国强说,他看过很多何冰的影视作品:“我们都擅长塑造小人物,而且我们都是话剧演员出身,表演时过招很舒服。”张国强坦言自己不适合演男一号:“演男一号压力太大,我适合演男二号、男三号,甚至更小的角色。编剧通常会把这类角色的性格写得很丰富,而且塑造小人物是我的强项。这类角色同样能让观众喜欢,同样能光彩夺目。”

我替《士兵突击》的兄弟感到开心

张国强曾成功塑造过许多军旅角色,包括《士兵突击》中的钢七连连长高城、《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东北兵张迷龙、《我的兄弟叫顺溜》中的新四军司令员陈大雷。52岁的张国强依然对军人角色充满渴望。他说:“我现在都演首长,再也不能演钢七连连长了。岁月就是会在人的脸上、身体上、精神上留下痕迹。虽然我很羡慕二三十岁演员的青春气息,但经历过生活历练的我,状态也很好,对待一切都更加得心应手。”

近年来,张国强多出演“马冬生”这类生活艰难的中年男性角色。他说:“我现在基本都演父亲的角色,虽然角色类型会有重叠,但我会把每个人物塑造得不一样。只要下苦功去调整形体、台词,调动种种表演元素,就能塑造出全新角色,而不是所有角色都一个样的‘克隆羊’。”

张国强坦言,他最享受当演员的“千人千面”的感觉。在他看来,作为职业演员,必须对表演有所坚持,“出演每个角色前,我都要体验生活,因为全凭经验来想象角色是不负责任的;我也从来不会拍着一部戏,同时客串另一部戏,哪怕只演几天都不会;不管剧本品质如何,必须尽最大努力塑造角色,认真对待每一部戏,这才对得起这份薪水。”在他看来,要提升感受力与演技必须真正融入生活,所以他经常穿大短裤出门,到街上吃饭,跟陌生人闲聊,“我没有包袱,过去没有,现在也不会有”。

2007年播出的《士兵突击》,让一众主演建立了深厚友谊。近年来,兄弟们合作颇多,例如,张国强与张译合作了《重生之门》《五金家族》,与段奕宏合作了《双探》,客串出演了陈思诚执导的电影《唐人街探案3》……回忆起合作细节,张国强举例道:“拍《重生之门》时,我演张译的师父。我们交错着上楼梯,一镜到底。剧中,他对案子始终有疑问,每走到一个楼梯转角处,我要蹲下来听他接着说。那一瞬间,我仿佛穿越到《士兵突击》,找回了高城连长和史今班长相处的感觉。”张国强也感叹:“多年过去,张译的事业如日中天,获奖无数。段奕宏、陈思诚、王宝强、李晨也都拍戏、导戏、做综艺,发展得特别好,我替兄弟们开心。”

 资源下载
请登陆会员下载 会员登陆   会员注册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 全部评论 (0条)